老师,你一路走好

编辑:赵洋 来源:德州新闻网 时间:2017-09-15 15:55 [打印] [ ] 论坛
籍老师走的那天,小雨从早晨开始就淅淅沥沥下个不停,原本下午到殡仪馆参加老师的遗体告别仪式,再送老师一程,无奈单位的会议未能成行,甚是遗憾。
    籍老师走的那天,小雨从早晨开始就淅淅沥沥下个不停,原本下午到殡仪馆参加老师的遗体告别仪式,再送老师一程,无奈单位的会议未能成行,甚是遗憾。我们的班主任老师,就这样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。但老师的音容笑貌和对我的谆谆教诲,将永远记在我的心中。我们失去了一位好师长,但从此天国又多了一位教书育人的好老师。老师,祝愿你一路走好!
    1980年的夏天,我从乡下的一所联中,考到县城里的最高学府齐河一中。初入学时,我们这些带有乡土气息的孩子,走进县城,处处感到新奇和惊喜,一些偏远乡镇的孩子,在入学报到后的第一件事,是忙着赶往火车站,看看火车究竟是站着跑还是横着跑。那时虽不像现在入学后就开始军训,但没几天的功夫我们就步入了学习的快车道。记得当时的班主任老师是教英文的邱老师,两个月以后,换成籍老师担任我们的班主任。当时有小道消息说籍老师因为教授语文特别突出,才从某乡镇中学调到一中任教,我们这个班级的学生,有幸成了籍老师在齐河一中任教以来的第一届学生。
    那时的一中还没有楼房,全部是平房。我们这些远在乡下的学生住在学校的集体宿舍里,四周一圈的大通铺,人和人之间也就只有刚好睡下的位置。人都说穷长虱子富长疥。我们这些穷学生自然也不例外,虱子、虮子充斥了我们的衣服、被褥,一些留着长辫子的女生,头发捎上也常常有虱子在活动或栖息。晒被子、烫衣服、洗头成了我们的当务之急。无奈远离家乡,只好到住在隔壁的籍老师家里借热水,当然这不会还的。记得籍老师一家四口,住在两间平房里,两个孩子应该也就是五六岁的样子,我们这样经常出入家里,自然成了孩子的熟人。
    有时吃罢午饭,籍老师也会到学生宿舍与我们闲聊,聊一些他上大学的事情,有时也与班里出了名的杠长王同学和爱看书的华同学争论一番《水浒》或《三国演义》的人物或故事。偶尔有几回,籍老师拿起同学们的笛子、二胡吹或拉一支曲子,这才发现籍老师是一个深藏不露、多才多艺的老师。缺点嘛,籍老师也很突出,就是烟不离手,不管是在课堂上还是下了课,他都会是在吞云吐雾。瞧他那手指头,就知道他是一个多么地道的老烟民,真不知道作为医务工作者的师娘是怎么管的啊!
    我上学的时候是最讨厌语文课的,一说写作文头就疼,好在籍老师授课水品高,不至于落下很多,但终究还是没有学好。可是谁会想到世事难料,我参加工作后竟然干起了写材料的勾当,最不看好我能写文章的籍老师,曾好几次拿着刊登着我的文章的报纸找到我,给我很大的鼓励。我也曾对老师自嘲说,你别看我那时语文成绩不好,那是时机不到,一旦时机到了,就会把老师你教给我的东西发挥出来了,是不是与厚积薄发有异曲同工之妙啊!老师听了不住地哈哈大笑。
    从1983年7月9日高考完毕,我离开学校已是整整三十四年了。这些年来,尽管我与老师同在一个小城里,但见面的时候还真的不算多,聚会想来也就两三次。一次是2000年有十几个同学参加。最近的一次是在2015年高考结束后,老师因为一桩法律的事情找到我。当时也是下着小雨,老师来到我的办公室,法律的事情没有多说,倒是我们两人谈了很多我离开学校的参加工作的很多事情,也算作是我向老师做了回工作汇报吧!老师也讲了他的一些学生的事情,记得我们从上午九点,直谈到十二点。老师执意要走,我才留下他,又叫了在县城工作的五六个同学作陪,期间我们纷纷给老师敬酒,籍老师说我已忌酒很久了。见到你们高兴,我就少喝点吧!这是我与籍老师最后一次畅谈。
    今年 7月 4日,籍老师因病过世,享年74岁。岁月流转,时过境迁,但回忆过往,一切仿佛都发生在眼前。师者,传道授业解惑也!我还有很多惑,未等你来解,你却离我们远去。呜呼!斯人已去,风范长存!
    老师,你一路走好!
□ 姜浩

评论列表

新闻搜索

论坛热图

   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,直接打开本网页

论坛精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