短篱垂豆角

编辑:赵洋 来源:德州新闻网 时间:2017-09-22 14:26 [打印] [ ] 论坛
    “七月豆角下园来”。过去,豆角是在秋天才能吃到的,现在四季皆备。
    大集体时期,豆角,多种植在西瓜田里,是生产队的副业收入之一。因其蔓生,纵横杂陈,占地面积大,菜园里是一般不种豆角的。
    瓜田里,西瓜抻蔓后,就在田脊上播种豆角,豆角和西瓜同时生长。农历六月,西瓜收获了,瓜蔓拔掉,豆角刚好伸出它长长的藤蔓。花叶葳蕤,一派蓬蓬勃勃的景象。进入七月,豆角开始收获,一茬一茬地结下去,直到秋老叶枯,藤蔓上还是缀满瘦实的小豆角。所以说,豆角多产,很是受农家的喜欢的。
    那个时侯,农家大多很穷。农家习俗,中秋节的晚饭,为表示节日的隆重,至少也得炒满四个菜肴。那一年的中秋,我们家,算来算去,实在炒不足四个菜肴了。小妹就说:“我去偷生产队的豆角去。 ”于是,就联合几个小伙伴,真的去瓜田偷豆角了。而且很快满载而归。一进家门,尚气喘咻咻,就欢天喜地地说:“哎,我们进去时,看园的老人正在点头点头地睡觉呢,一直到我们摘足,还在睡! ”
    现在想来,那看园老人,真是慈善。他哪里是在瞌睡啊?分明就是故意装作瞌睡的样子,给小姑娘们一个“偷”的机会。他知道,大家都不容易。所以,想到豆角,我心里总会油然而生一份感恩的温暖。
    俗常农家,是大多把豆角种植在篱园边上的。春天种下,一个夏天,就藤蔓满篱,花枝摇摇。秋天结荚后,随食随摘,极是方便。这种种植方法,大约由来已久。明代吴宽有一首诗《次韵时旸对雨喜晴》:“飒飒复霏霏,清晨坐掩扉。短篱垂豆角,破壁上苔衣。润觉琴声缓,凉惊酒力微。客楼诗句满,未许沈郎肥。 ”“短篱垂豆角”真是大朴素,大生动。想那吴宽也是风雅之人。细雨霏霏,晨起,柴门虚掩。独坐陋室,一边赏那豆角垂篱,青苔满壁的田园景象,一边又抚琴吟诗,酌酒自愉,真是洒脱的不得了。
    我们家,老屋旧院。有几年里,也喜在大门前篱园边,种植几棵豆角。不只是食,更可观赏,藤蔓满篱,增一份田园的情趣。客人来了,有时菜肴不齐,就赶紧摘一把豆角,或炒或拌,都可应客。豆角花,也好看。自叶腋抽生20-25厘米长的花梗,端着生2-4对花,白、红、淡紫色或黄色。花色纷繁,花瓣极是厚实,胖嘟嘟的,高高地挺在长长的花梗上,随风摇曳,极具风情。有一种粉黄色的小蝴蝶,喜欢栖于豆角花蕊上,娉娉婷婷,飘逸之姿,美得难以言说。宋·舒岳祥有一首《咏豆蔻花》:“舌吐梅仁颗,心含豆角花。折来无处著,留取爱名嘉。 ”“咏”的虽是豆蔻花,但那“心含豆角花”的诗句,却也赋予豆角花一半的风情。也叫人喜欢。
    总觉得,那篱园的豆角,就是田园的镶边,那里面有半颗月亮。
    传统的豆角,有浅绿、深绿、紫红、白多种颜色,色彩丰富,味道也好;如今的豆角,则多深绿色,长长的,瘦硬而寡味。豆角,是俗常菜,食用方便。嫩豆角最是好,肉质肥嫩,炒食脆嫩。烫熟、水拔后,麻汁凉拌,极是入味,好吃。鲜豆角蒸熟,晒干,然后再用水泡过,加切片五花肉,做一道“干豆角焖烧肉”,大受欢迎。因干豆角,吸大油,所以,做出的“焖烧肉”,肥而不腻,濡香可口的豆角,又极有嚼头,味道绝佳。平日家中宴客,我必以此飨之,每得颔首赞许,我心乐之。
□ 路来森

评论列表

新闻搜索

论坛热图

   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,直接打开本网页

论坛精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