炖白菜里的温情

编辑:赵洋 来源:德州新闻网 时间:2017-11-30 15:18 [打印] [ ] 论坛
    进入冬季,家里的白菜成熟了。母亲打电话让我回家拿些吃,还说要做我最爱吃的炖白菜。一提炖白菜我就来兴致,因为它曾伴我度过贫瘠的童年,无论何时提起来,我的心都暖暖的。
    “霜降摘柿子,小雪砍白菜”,这是老家的谚语。小雪前后,一家人齐上阵把地里的白菜请回家,以免白菜上冻。从此,天天吃白菜的日子到了,满满的一屋子白菜,果真就如谚语所说,“种一季吃半年,从冬可以吃到春”。即便这样,我们也吃不厌。母亲说:“白菜是个宝,赛过灵芝草。 ”她总是变了花样地做给我们吃:凉拌白菜、白菜萝卜汤、白菜包子、清炒白菜丝、醋溜白菜、炖白菜……其中,我的最爱是炖白菜。
    北方的冬季总是天寒地冻,而学校的教室里只有一个小火炉取暖,上完课的我总是被冻得手脚冰凉。每日放学回到家,我总是第一时间冲进厨房,因为那里既有红红的灶火为我取暖,又有即将出锅的炖白菜来解我的馋。
    一进厨房,就看到被洗净、切好的各种食材静静地躺在菜板上,好似在等待我的到来,也等着母亲的调兵遣将。母亲点着灶火,让我坐在灶口旁取暖,食材们变得跃跃欲试起来。母亲懂得它们的心思,立马往锅里放油,待油七八成热时,倒入肉片,迅速翻炒——“噼里啪啦”……仿佛是油赠予肉片的热烈掌声,肉片也瞬间变为美丽的金黄色回馈给油。紧接着葱姜登场,顷刻间,香味四溢。一旁的白菜也按捺不住了,在母亲的协助下纷纷跳入锅内,母亲将其炒至八成熟,开始加入清水,并命令我拉风箱,火苗渐渐旺了起来,最后加入粉条,盖上锅盖。五分钟后,掀开锅盖,一股热气腾腾的白雾升起,香喷喷的一锅炖白菜就出炉了。
    我贪婪地闻着炖白菜的香味,眼珠紧紧盯着锅里。母亲微笑着给我拿碗盛菜,我迫不及待夹了一口填到嘴里,烫得眼泪都流出来了,母亲递来一个热馒头,满是爱怜地说道:“慢点儿! ”我笑着点了下头,开始用嘴边吹边吃,很快一大碗炖白菜就进了肚,全身上下瞬间暖和起来。
    我一直觉得无论是做炖白菜还是吃炖白菜,都会让人暖和,所以一直纳闷,每次回家后都看到母亲的手被冻得通红。有一次,我亲眼目睹了母亲摘菜、洗菜、切菜的过程,终于明白了做菜的辛苦。那时家里穷,最外层带泥发蔫的叶子母亲也舍不得丢,摘掉干叶,洗净,仍是好菜。母亲又是爱干净的人,把白菜一层层剥下来,每一片都用清水洗两三遍,而洗菜的水都是凉水,因为母亲是舍不得用热水的。洗完白菜、葱姜、肉片,母亲的手已冻得通红,还要把它们拿到板子上切好。所有这一切,母亲都是在我回家之前做好的,因为她要让我回家后第一时间就可以守着灶火取暖。
    长大后,我按母亲的方法去做了几次炖白菜,可总不及母亲的好吃,后来才明白,母亲的炖白菜里多了一种特殊的佐料,那就是她对家人满满的爱。
□ 周海燕

评论列表

新闻搜索

论坛热图

   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,直接打开本网页

论坛精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