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在碗底的爱

岁月如歌,不变的是浓浓的亲情。

回老家住了几天。乡村的夜晚,整个大地,安静了下来,只有青蛙在拼命的啼唱,叫声此起彼伏。夜幕下的大地只有三两处星星点点的灯火,散落在黝黑的群山中。仰望星空,繁星满天,好久没有看到这么多的星星。生活在灯火辉煌的都市里,天空只有几颗寥落的星星,告诉人们这是都市的夜晚。

多年的失眠,竟然不治而愈,在老家睡得格外踏实,一觉睡到天亮,醒来都快 9点钟了,我埋怨老妈没有早点叫醒我。老妈说,看你睡得那么香,就没叫你了。

吃早餐的时候,老妈端来一大碗面,上面结结实实加了 3个荷包蛋。老妈慈祥地说:“儿子,今天是你的生日,妈就煮了一个‘满碗’给你吃。 ”满碗,客家人称呼,过生日的时候,煮一碗长寿面加3个或6个鸡蛋。“我的生日,我都快忘记了。 ”我恍然大悟。家乡过生日的风气不浓,一般是上了花甲的老人,逢十的大寿才会举行生日宴会。我也没有养成过生日的习惯。以前女友总会在她的生日前,多方暗示我,有个特殊的日子。自己好笨,又或许是自己没有过生日的习惯,总少不了女友的大发雷霆。

自己没有过生日的习惯,可老妈记得。

小时候,兄妹三人,家里还有两位老人,一家七口人,日子过的紧巴巴的,每到月初,老爸发的工资,不到月半钱就花得差不多了。靠老妈勤俭持家,从牙缝里省,日子才勉强过下去。家里的老母鸡下的蛋,就成为了我们家的副业,用来换些零花钱,来买油盐酱油之类的。鸡蛋我们很少吃,吃个鸡蛋也变奢侈的事情。不过也有惊喜的时候,一个深藏了十多年的惊喜。 7岁那年。老妈早上起来搞好了饭菜,在每个小孩的碗上盛好饭。这时,老妈在我碗里夹好菜,递给我,叫我去厨房帮忙。我到厨房的柴火灶前,边吃饭边烧火。老妈低声的说:“儿子,今天是你的生日,别出去,我煎了个荷包蛋放在碗底,用饭遮住了,不要让哥哥姐姐知道了。别说出去,要不以后就没有蛋吃。 ”我问:“为什么哥哥姐姐,他们没有蛋吃啊? ”母亲难过地说:“儿子,我们家穷,母鸡生的蛋要卖钱,没办法做到一人一个鸡蛋。 ”

扒开碗底,有一个油亮、金黄的荷包蛋,咬一口满嘴蛋香。一碗饭狼吞虎咽。最后还要盛上一碗白饭,把碗底的蛋油揩光。那一顿吃得最香,觉得老妈是最疼我的,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。以后每年的那个时候,我都会幸福一回。

这个秘密,我一直都没有说出去,怕哥哥姐姐知道,说老妈偏心。后来我们三兄妹出来工作后,在一起谈论过生日的时候,我无意中说漏了嘴,正在懊悔万分。谁知令人震惊的是,我们三兄妹都有一个不能说出去的秘密,珍藏了十几年。老妈不是不给我们过生日,而是一直偷偷地给我们过生日。在这个生活拮据的家庭里面,我们一直都认为,老妈最疼的是自己,自己就是那个最幸福的人。我们知道这个秘密后,没有难过,都很感激母亲。虽然我们心中那个最疼自己的母亲没有了,但是一个无私公平、充满慈爱的母亲站起来了。母亲用这样的一种方式,给了她三个孩子公平的爱。母亲以前偷偷地给我们过生日,却从来不给自己过生日。我们三兄妹,于是决定每年给母亲过一个热热闹闹的生日。

生活富裕了,改变了很多,以前过生日偷偷过,现在风光过;长寿面里的鸡蛋,从藏在碗底到摆在碗的上面。不变的是家庭里面那浓浓的亲情和暖暖的爱。

□ 王烈权

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

※联系方式:德州新闻网 电话:0534-2562862 电子邮件:dzrbxww@dezhoudaily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