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时开学

开学的那一天,在日记本上,相当的沉默和平凡,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。

小学时的开学是温馨和执拗的。父亲是军人,我一年级第一次开学时用的书包是军用书包,帆布的,质量特别好,在一大群同学中显得特别独特。父亲带我去买铅笔盒,在德州的城隍庙逛了几个来回,又转遍了整个步行街,我试图去找一个里面带乘法口诀的铅笔盒。铅笔盒买到了,上面的图案是守株待兔,这算我接触到的最早的寓言故事了。执拗于一个铅笔盒,有时候我不确定我坚持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有意义,有时候也不确定我放弃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没所谓。

初中时的开学是兴奋和苦涩的。兴奋是因为那是全市最好的初中,苦涩的是军训前,老师说让穿白T恤合影。翻遍了衣柜,我没有找到一件白T恤,去我的对门家找好朋友借,但是,女孩是拒绝的,我对她的妈妈说:“阿姨,我只穿一会儿,拍完照就换下来。 ”女孩的妈妈说:“你们自己商量吧。 ”那是一个午后,阳光后随之而来的是暴风雨,没有阴沉沉的天,没有过度,让我感觉焦躁。很多年后,当我和女孩分在了隔壁班级,女孩来找我借作业,我微笑着,我忽然觉得,人与人之间的理解、谅解、包容往往不够,还需要争吵、分离,反反复复,我第一次在生命中感受到了成长的喜悦,也感受到了苦涩的忧伤。

高中的开学是惊险和昂扬的。因为我把分数看错了一个数字而郁郁寡欢了很久。那时没有网络,都是张榜,父亲亲自去看榜,回来对我说:“你超过了分数线六十多分,为什么给我制造紧张空气?”那天父亲破天荒的给我和妹妹买了零食。接下来的军训,不想紧张又无法镇静,我写美丽的军训文章,发表在校报上,我觉得高中就是一点书生气和少女情怀总是诗。

是的,小学、初中、高中的开学,都有父亲的影子。但是,大学,是妈妈带我去报到的。我和妈妈在路边等公交车,姥娘借口说我忘记了带筷子,颤巍巍地出来给我送,然后我看到她的眼泪,她说梦中梦到了我的父亲,坐在床边,穿着生前喜欢的横条上衣说:“你们去送孩子把,我就不去了。 ”是的,那时,父亲去世两年了。妈妈对姥姥说:“就数德州距离济南近,哭什么啊,又不是出去受罪的。 ”但是妈妈帮我在宿舍铺好被褥,她返程,我在车窗的玻璃里,明明看到她别过脸,抹了一把自己的眼睛。

去年,儿子一年级开学,我的手机没电了,怕错过先生来接我的车,我张望在宽阔的马路上,马路一眼望去没有尽头。看到车来了,我拉着儿子的手奋力奔跑,结果手一用力甩,儿子手中的糖葫芦全从签子上掉下来了,他大喊一声“我的糖葫芦!”旁边的大爷呲着牙笑……这是新的开学。

开学这个词,总会让我们想到青春在窗边的风中飘逝,然后留下大片措手不及的空白,而成长总是孕育很久,像天气一样,等乌云越来越厚,就会下雨。消失的青春和成长的轨迹,呼啸着从耳边驶过、飞驰、消逝。不过,没关系,只要一步步用心走过,能留在我心里的,就是永远属于我们的。

□ 罗丽丽

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

※联系方式:德州新闻网 电话:0534-2562862 电子邮件:dzrbxww@dezhoudaily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