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吃不饱到富起来

我家住在大山里,祖祖辈辈耕田种地,靠天吃饭,守着一间老木屋和几分薄田,有一顿没一顿地过日子。

1978年12月,党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,改革开放开始,村里实行了“分田到户,自负盈亏”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,乡亲们忍饥挨饿的状况有所好转。

那时候,乡亲们种的都是籼稻和粳稻,产量很低,村人不断开荒,大肆毁林,通过上挖下填的方式把一座座山开挖成了农田。受山势所限,多数农田又窄又长,耕牛进去了都转不过身子,所以每年开春之际,乡亲们就得去田里一锄一锄地挖,完了又一担一担地往田里挑猪粪牛粪,然后育秧苗,修田埂,铲田草,粗耙细耙,拔秧插秧……那时没有除草剂,田里杂草疯长,一季稻要薅三次草禾苗才能出头,然后是看田水,打农药,塞鼠洞,赶麻雀,等稻谷黄了,割稻,掼稻,捆稻草,把谷子挑回家晒干了入仓,再把稻草搬到自家的“牛草屋”里,用来喂牛和垫猪圈。等冬天到了,又得继续去开荒……人们一天到晚在田地里忙活,几乎没有清闲的时候。

然而,即便如此,粮食还是不够吃。记得每年青黄不接之际,父亲都要到处打听谁家有粮可借,只是在那年头,每家每户都缺粮,实在不是想借就能借到的。好在,家里还种了些红薯,从地里挖出来藏在地窖里,断粮时能顶上一段时间。

这种糟糕的状况一直持续到杂交水稻在农村的普及。种植杂交水稻后,粮食逐年增产,乡亲们体会到了丰收的喜悦,直接解决了粮不够吃的问题。随着杂交水稻的不断优化改良,以及各种有机肥料的出现,每家每户都有了吃不完的粮食,乡亲们这才发觉,之前通过千辛万苦开垦出来的农田太多了。那一年,乡亲们响应“退耕还林”的号召,在将近一半的农田里种上了树苗。杂交水稻出来后,除草剂也出现了,乡亲们再也不需要下田薅草了。没过几年,耕田机和收割机也相继出现,乡亲们卖掉了耕牛,省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,生产效率提高了,再也不用一天到晚地被束缚在田地里了。

后来,平整的水泥路铺到了每家每户的门口,乡亲们纷纷种植了桔子、猕猴桃、西红柿和中药材等经济作物。秋收之际,商贩们开着大货车来了,乡亲们在家门口就能轻松地把农副产品卖钱。不出几年,乡亲们富起来了,相继拆掉了老旧的木屋,建起了崭新气派的楼房,村里面貌一新。

今年是改革开放 40周年,“退耕还林”时种下的树苗已经长成了郁郁葱葱的大树,家乡的山更绿了,水更清了,天更蓝了。年初,我们村被规划为旅游村,全国各地的游客一拨接着一拨地来了,乡亲们又风风火火地搞起了生态农业旅游,致富的门路更多了。当然,我也是一位新型农民,我感到深深的自豪。

□侯镛

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

※联系方式:德州新闻网 电话:0534-2562862 电子邮件:dzrbxww@dezhoudaily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