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时最美的年

□ 何小琼

时光飞逝,新年将至,到处洋溢着浓浓的年味。而在我心底依然那么馨香绵长的,依旧是儿时最美的年。

每当腊月二十八这天,父亲就把各种年货,瓜果一一备齐。当我们看到母亲买回粽叶、糯米、绿豆和猪肉时,就知道:又可以吃到美味的粽子了。

包粽子是慢功细活。母亲先把糯米和去了皮的绿豆浸泡 4个小时,再用小簸箕滤干水。猪肉要半肥瘦,母亲说这样包出来的粽子口感才好。肉切长条,用鸡精、酒、生抽和麻油拌匀腌着。我和两个弟弟的任务是洗粽叶,把煮过的叶子用水洗后抹干。就这样已差不多到中午。

开始包粽子了。我们姐弟两人,围在桌子边。看着母亲两手灵巧的拿起两张叶子,反面一头一尾重叠放好,放糯米、绿豆、放肉,然后再放绿豆、再盖上糯米,转眼间,一座小山样的粽子堆好了。母亲轻轻把两边粽叶包过来,托起来,把两端往下折。抽一根绳子从中间绑起,母亲两手翻飞,轻盈曼妙地在我们的惊叹中做好了第一个。接下来是第二个、第三个……

凌晨12点左右,父亲从锅里拎起一个热气腾腾、香气四溢的粽子,母亲一边剪绳子一边说:“都来吃开锅粽,吃了来年交好运,有财有富。 ”当时还小的我们,并不大懂母亲的话,直到后来,我才知道“粽”和“中”谐音,有着高中大名,光宗耀祖的寓意。

除夕到了,家家户户早已是张灯结彩,喜气洋洋。母亲杀鸡宰鸭,杀鱼炸扣肉。母亲就忙前忙后点烛绕香,祭拜祖宗,敬奉神明。我和弟弟就跟屁虫似的紧跟着母亲,非要帮着做点什么。当厨房的菜香弥漫时,我们的肚子也适时地咕咕叫起来,馋得直嚷饿。

年夜饭也叫团圆饭,当然是丰富无比。鸡鸭鱼肉,蒸的、煮的、炸的、焖的、炖的,父亲的厨艺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。单看着就令人食欲大开。开饭了,父亲端起了酒杯,很陶醉地眯着眼“吱”了一小口……

时光荏苒,我和弟弟已结婚,有了儿女,母亲在两年前仙去,父亲也渐渐更显老了,身体不再硬朗,步伐不再矫健,耳朵不再聪敏。岁月的年轮无情地把时光载走,而摇曳在人生路上的年味挥之不去的,依旧是那一席丰盛的家宴,那一缕棕子的飘香。

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

※联系方式:德州新闻网 电话:0534-2562862 电子邮件:dzrbxww@dezhoudaily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