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憎分明的狼

山与林是一对孪生弟兄。当他们还在娘肚子里时,日本鬼子进行残酷的大扫荡。晋察冀边区抗日根据地当地政府组织乡亲们坚壁清野,进山躲避。山、林的爸爸带领游击队打鬼子去了,顾不上等待儿子的光临。山、林的妈妈挺着硕大的肚子,在乡亲们的搀扶帮助下,艰难地上了山。山路崎岖,层林叠嶂,经过大半天的跋山又涉水,山、林妈实在坚持不下去了,瘫倒在山路上,大口地喘着气,满头流着汗。同行的王大妈与刘大妈看看实在再难以继续行走,只好就近在一个山洞里,弄了些干草铺在一块大石板上,就算是床铺了,把山、林妈安顿在那儿。由于山、林妈过度的劳累,颠簸,使得山、林二兄弟提前来到这个世界。王大妈和刘大妈把这两个小宝宝接下来,弄些干树枝、树叶点火烘干,把脐带烧断,再用两个破棉袄分别包裹起来,放在昏迷不醒的妈妈跟前,就算是接生完了。

说来也巧,也是这天,在这个山头上的另一个山洞里,有一只狼妈妈也产下了一窝小狼崽。

远处传来鬼子的哇啦声,鬼子离这儿不远了。山、林妈猛地坐起来,急促地说:“两位大妈,你们走吧,咱们不能都待在这儿,我和两个孩子走不了了,您二老走吧! ”王大妈与刘大妈哪能把她娘儿仨舍在这儿送死?可是又弄不了她娘儿仨,只是着急。外面鬼子的叫声越来越近,突然山、林妈抱起两个孩子,急声说道:“您二老要是不走,我就把这两个东西扔到山沟里,咱们一起走! ”两位大妈只好安顿好它们娘儿仨,把洞口弄些树枝遮盖好,朝深山走去了。

扫荡的鬼子们在狼窝里找到了那窝小狼崽,统统提溜出来,开肠破肚,那些狼崽哀叫着,挣扎着,场面惨不忍睹。鬼子们然后又点起火来,用刺刀挑着那些狼崽烧烤。烤熟了,那些魔鬼撕扯着,就着烧酒大吃大喝起来……吃饱喝足的鬼子们醉倒在火堆旁,像死猪一样,酣然入睡。

藏在山上密林深处的游击队亲眼目睹了鬼子的兽性,只是敌众我寡,且武器装备落后,实在不能与鬼子硬拼,只是等待有利时机。这时大家看到机会来了!鬼子们都醉倒了,此时不出击,还待何时!正在准备下山时,忽然看到了那只老狼急急奔向它的那个山洞,口中还叼着两只野兔,显然是回来喂养它的孩子们的。只见老狼刚进洞一会儿就急急出来了,在洞门口找来找去。突然老狼低着头,好像在嗅着他们孩子的气味一路找去。

在一个小山坡前,老狼停住了,一幕惨景展现在面前:小狼崽的内脏一挂挂被挂在树枝上,下面一洼洼鲜血洇红了地上的野草和落叶,火堆还在冒着青烟,周围散落着七零八落小狼崽的白骨,那些小狼崽脑袋被啃得溜光,那些头骨泛着惨淡的白光,那些骷髅深深的眼窝好像在悲哀地述说着什么……

老狼暴怒了!那是她的孩子啊!那是她的心头肉啊!老母狼张开血盆大口恶狠狠向鬼子们扑去,尖利的牙齿一口就咬断一个鬼子的喉咙,然后再扑向另一个鬼子……很快十几个鬼子在睡梦中就去见了他们的天皇。老狼恶气并未出尽,仍不罢休,又一个个把鬼子的肚子撕裂开,把他们的内脏下水一股脑儿掏出来,堆放在一起,放在火堆旁,好像是在祭奠它那些惨死的孩子们……

老狼的这一切行动都被隐蔽在深山密林里的游击队员们都看到了,游击队员们都被老狼的壮举行动惊呆了!队长下令:大家以后一定要保护好老狼!队员们等老狼走后,下山把鬼子的枪支弹药全部收走,又消失在深山密林中。

这个鬼子小队的神秘消失,很快引来了更多的鬼子。他们步步为营地搜索上山来了,一边不断地打枪,一边嗷嗷直叫。

山、林妈妈为了刚出生的孩子,始终不敢离开山洞半步。那山洞尽管伪装得很巧妙,但还是被一个鬼子发现了。就在这十分危急时刻,老狼悄悄出现了。老狼悄悄跟在鬼子后边,那鬼子感到后边好像有点儿动静,就在下意识回头张望的刹那间,老狼嗖地扑上去,狠狠叨住了鬼子的喉咙,容不得鬼子半声喊叫就叫他一命呜呼了。然后又把鬼子叼着拉出去,扔到深山涧里去了。山、林妈惊魂未定地把大枪藏到外面,用树枝杂草掩盖起来。

老狼又回到山洞前,静静地守卫在山洞口,保护着山、林娘儿仨。

山、林妈由于担惊受怕,又缺吃少喝,奶水下不来,山和林饿得直哭。幸亏山洞很深,山、林妈又用棉袄紧紧捂着,所以外面很难听得见。这时,只见老狼进洞来了。山、林妈害怕起来,紧紧地搂着两个已经哭不出声儿来的孩子。但见那老狼温顺地来到跟前就侧躺下了,露出了鼓鼓的两排奶头……山、林妈顿时明白了,马上把山、林放在狼妈妈身旁,并且让他们的小嘴找到奶头。可怜的小哥俩儿的小嘴一经叼到奶头就再也不撒口儿了,贪婪地吮吸起乳汁来了。那老狼微眯着眼睛,一脸慈母般的安详。山、林妈给狼妈妈理顺着毫毛,与狼妈妈友好地对视着,俨然一对老朋友。

搜山的鬼子大佐龟田鳖孙根据鬼子的尸体状态及现场查勘,明白了那前期鬼子小分队是被狼所害,于是下令无论是人还是狼一律格杀勿论,鬼子所过之地,一片狼藉,但是鬼子疯狂地搜查了一天,踪影皆无,气得龟田鳖孙哇哇直叫。

天黑下来了,鬼子没有撤退,宿营在山上。他们点起了篝火,四周放上明、暗哨,架起了机枪,鬼子抱着大枪,或靠在树上,或就地倒地便睡。龟田鳖孙并未入睡,他外强中干,色厉内荏,深知四周有游击队,民兵在监视着他们,更可怕的是可能狼群在窥视着他们,想着想着,不由得心惊胆战地向四周黑暗处的深山望去,山里寂静的可怕……

突然,龟田鳖孙好像发现了什么,他跳起来,揉了揉发涩的双眼,只见漫山遍野亮起了无数小小的绿灯,那些小绿灯泛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寒光,尤其在这岑寂的深山野林中更为瘆人。那些小绿灯正在步步逼近,光束越来越刺眼。狼群!龟田鳖孙一下子头“大”的赛如柳斗!好虎架不住一群狼啊!怎么办?鬼子们挤在一起,惊慌失措,彻底绝望,就像末日来到了一样。只见龟田鳖孙抽出战刀,大喝一声“八格牙路,射击! ”只见鬼子的机枪分别向四面八方吐出火舌,“哒哒哒”地骤响起来。可是密集的子弹并没有阻挡住狼群的进攻,只听见漫山遍野响起了仇恨的怒吼,狼群越来越多。领头的就是那只老母狼,看来她是狼群之王了。狼王已经冲到了龟田鳖孙面前,后面紧紧跟随着一群张着血盆大口的狼喽啰。狼王突然就地一跃,张开裂到耳根的大口,露出锋利的尖齿,向鬼子龟田鳖孙扑去。只见龟田鳖孙举起闪着寒光的战刀向狼王的腹部狠狠刺去,眼瞅着了老狼就要……

只听见夜空瞬间划过一线亮光,“砰”的一声,接着“当啷”一声,只见老鬼子手中的战刀应声落地,老鬼子左手捂着右手“哇哇”直叫唤,直蹦高。老狼王趁势扑倒老鬼子,一顿狂咬,“可怜”老鬼子面目皆非,死于非命。

朋友你可知老鬼子突然间手受伤、刀落地是怎么回事儿了吗?原来鬼子的一举一动都在游击队的监视之中,游击队队长王志刚是神枪手,百步穿杨,百发百中。王志刚眼看到老狼就要遭受刀下毙命,于是勾动了早已瞄好目标的手中扳机。

老狼王咬死了鬼子王,其余的鬼子顿时群龙无首,加之被群狼吓破了胆,就地乱作一团,恨爹娘少生了两根腿,可是就是有腿也挪不动半步,吓傻了,吓破了胆了。众群狼群起而攻之,好一顿狂咬,所有的鬼子被撕扯的七零八落,白骨遍野。

你道那游击队队长王志刚是何许人也?他就是山和林的还没见面的亲爹!

自此以后狼牙山,山下的鬼子谈狼色变,拔营起寨,退却几十里,再也不敢越雷池半步!

自此以后狼牙山,山上、山下红旗飘飘,成为坚实的抗日根据地,为冀中抗日根据地的抗日斗争起到了强有力的支持,尤其是敌后兵工厂对抗日部队的武器弹药供给起到了重要作用。

自此以后狼牙山,山里的狼与人更加和谐,成为好朋友。猎人“金盆洗手”不再狩猎了,狼牙山上的狼像家犬一样守卫着人类的家园,保护着人类的安全。

特别值得一提的是:狼妈妈养育了山与林二兄弟,后来山与林的爹妈把狼妈妈领到家中,安排好住处,精心喂养着。山与林长大后,更是不忘哺育之恩,对狼妈妈无微不至,疼爱有加,直至老狼老去,葬于狼牙山那个曾经避难生存的山洞前,永生不忘。

□王为民

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

※联系方式:德州新闻网 电话:0534-2562862 电子邮件:dzrbxww@dezhoudaily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