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庄桥血战

卢沟桥事变后,日本侵略军大举南侵,1937年10月3日侵入德州,11月12日侵占禹城。在禹城陷落的前一天,国民革命军一部从禹城城南撤到齐河县的四区华店附近,沿赵牛河构筑防线,以阻击日军。有两个连驻在华店西边的郭庄。那时,四区的区长是沙杆李庄的李明泉,对军队在此阻击敌人十分支持,一面组织民工为军队挖战壕、筑工事,一面指派区队队长姜尔明带领队员和民工拆毁架在赵牛河上的桥梁,给敌人进攻制造障碍。至12日晚,沿赵牛河东岸河堤从王桥到郭庄村南十几华里建成了一道防线,每约8米一个掩体,桥头有重机枪阵地。这全是一昼夜之间完成的。

13日上午,区队长姜尔明带领区队和民工奋力拆郭庄桥。这座桥一共九孔,东西各有两孔是木质的,好拆;当中五孔是石拱桥,桥面拱石结合紧密,极难拆毁。接近中午,只拆了桥西头两孔木桥。此时,区队派出的瞭哨队兵张秀才等4人从西边回来,因桥的西头两孔拆毁,没法过来,便倚着桥栏站着。这时,一个骑自行车的人从西南过来,到距桥头不远,下了车子,突然掏出匣枪,朝队兵开火。姜尔明见状大喊“赶快跳河”,这4个人翻身跳入河内,其中一人被射中腰部。河东的区队战士也向那人开了火。那人扔下车子回头朝西南跑了。这边区队接连朝那人开了几枪,但因西岸河堤影响,子弹都从高处划过,最终让那家伙跑了。他就是日本人的武装侦探。

没过不久,蔡庄一个捕鱼的村民发现河西路沟里出现一队日本兵,拆桥的民工和区队也发现这一情况。姜尔明说你们先顶着,我去叫队伍,便向郭庄跑去。西边的日军这时已集聚在桥头。这年雨水多,赵牛河水流大,虽然只拆了桥西头的两孔,但日军无法过河。正在这时,河东岸机、步枪一齐开火,子弹像刮风一样扫向日军,顷刻间日军便倒下一片。日军吃了苦头,弄来长木头企图搭桥过河,但区队的子弹密集,日寇几次都未搭成。傍晚,敌人的小钢炮、机枪一齐向这边开火,并有一架飞机在赵牛河东岸投掷炸弹,企图掩护搭桥,但仍未成功。

国民革命军两个连进入阵地以后,连长命令士兵一定要等敌人靠近后再开火,半天时间杀伤了大量的敌人。天黑以后,子弹所剩无几了,住南院的那个连长见敌我力量悬殊,带部队撤出阵地往东转移。住北院的连长是个秃子,指挥士兵继续坚守阵地。到下半夜,他们的子弹已经打光,连长见已无法继续阻击,命令士兵趁天未明迅速撤退。他们撤退到郭庄村东梨树行东边时,天已泛白,忽然东南坟地里响起机枪声,这个连的大部分士兵中弹倒地,一部分士兵随连长退回郭庄。这时赵牛河西的日军也从刚搭好的桥上开过来,在郭庄和这个连正面交锋。因敌人势众,连队死伤惨重,只有少数士兵在柴火堆等处躲藏起来。天明以后,日军挨家翻找藏着的士兵,找到七个人,绑到郭天星家北边一道壕沟旁砍掉手脚,用火烧死。

原来,郭庄东南的日本侵略军是半夜以后从郭庄南边的薛官屯桥上过来的。他们过桥以后,经范庄、油坊,又折向北,从华店西进到郭庄村东,抄了国民革命军这个连的后路,前后夹击,使这个连几乎全部阵亡。 11月14日,郭庄的群众在村西挖了两个大坑,把为抵抗日寇而牺牲的士兵尸体掩埋,还为秃子连长单埋了一个坟,以后过节时还去烧纸悼念。

事后知道,这个奋战到底的国民革命军连队幸存的只有两个人。一个叫石振山,他在郭庄村外受伤后,挣扎着跑到滕庄村外一个屋子,躲过了日军搜寻。另一个士兵藏到玉米秸垛里饿了4天,被一老太太发现,也幸存了下来。

(摘自《齐河县烈士陵园资料汇编》)

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